“有时难免要把灵魂出卖给魔鬼。”

陷入爱情

深夜感慨

我爱罗黄,真的,他们太好了。突然想重新看一遍刀龙。罗喉和黄泉之间有太多矛盾,他们的关系本身就是个矛盾。而且编剧也没搞什么“我和你惺惺相惜了结果你是我的杀兄仇人”这种狗血戏码——黄泉一开始就是因为仇恨接近的罗喉,被自己的杀兄仇人感化真的是极其困难的。不过换句话说,罗喉也不是滥杀,当年是他被黄泉的大哥和其他人一起送去了阎王爷那边,重生回来复个仇再正常不过了,在我们看来都合理,要按霹雳的世界观,江湖朝不保夕,杀人人杀,那就更稀松平常了。不过这意味着黄泉能原谅罗喉吗?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。同样的,罗喉也不会因为黄泉而后悔杀了黄泉的兄长。但即使是这样,即使是横亘着这样的血海深仇,即使我曾恨你恨到要亲...

【漠御】此景

—被新剧轰炸到到现在都精神恍惚,循环夜雨寄北不知所措,只好茫然地码字产粮

—送给永远的漠刀绝尘和御不凡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紫芒星痕啊……来,让我给你摸摸骨。我试试哦……居然没有龙角!”御不凡煞有其事地震惊着,“太没意思啦!”

漠刀绝尘微微昂首,盯着御不凡笑意盈盈的眼,无视超幼稚的恶作剧,淡淡地抓开他的手腕。

御不凡坐回他身边,拿根树枝在地上戳戳画画。

带着好奇,一笔一划地:“紫芒星痕”

身边的人拿过树枝,在旁边写:“漠刀绝尘”

在这四个字的旁边,用更认真的笔画写:“御不凡”

虽然字体苍劲,入木三分,但其人其行,真的很……

“你是小孩子吗?”御不凡挥开扇子挡...

脑子有坑的罗黄段子


“你好……”幽溟询问着表情不爽的冷吹血,“请问能否帮忙找一下武君和黄泉,我有要事相商。多谢。”

日上三竿的午休时间。冷吹血不耐道:“睡了。你过会儿再来。”

“不好意思,”冷吹血声音太小,幽溟再次问道,“武君和黄泉怎样了?”

“睡了。”

“武君和黄泉……”

“睡了……”

“武君……”

冷吹血一个暴起:

“和黄泉睡了!!!!!”

【罗黄】桃花无恙

——清明节贺文终于赶出来了!!让我们过一个画风不同的清明节!!
——七千七百字的大长条😂

极招摧出的烈火蔓延八荒,狂放之势似要向北绝月色,向南侵山川,把周围草木全都烧尽成灰。沸腾的空气中有两道杀气暗含的目光,有两道区别于高温,格外森寒的呼吸。

月掉进澄江,徐徐颤抖,仿佛食月天犬与眼前二人比,也不过如初生奶狗般步履蹒跚。唯剩清风斗胆,还敢来频掀衣帘。

只见脸带面具之人忽然扬手,灵光乍现,抛出一物,向横刀而立的对方疾疾扑去。

罗喉左手撤刀,右掌自信一握,打算以绝对的武力压制摧毁这突来一招。可指尖刚触便觉不如自己所想——不是武招,亦非咒术,不过是春来四野常见之物。

一枝初开的桃花在他掌心转...

清明的糖已经开始熬了!

震惊

家里买了新香皂,那个香型!!!!我一闻,居然忽然想起了刀龙?!!!那些剧情还有补剧时的日常全都灌到我脑海里!!!!!!
特别奇怪!!!!!这个香气居然有刀龙的味道!!!!!
我在那神经病一样地一边闻一边热泪盈眶!!!!
这有科学解释吗!!!!

【罗黄】当星光亮起

元宵快乐!开学快乐!(被打
比较热闹的一框粮2333其他cp自由心证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4:30p.m.

缓慢蠕动的车流最终放弃了挣扎,听天由命般停下了脚步。长按喇叭和开窗大骂此类阵仗皆已停息,被困在车内的落难者只好自认倒霉。罗喉从堵车开始就维持着雷打不动的镇定,以厘米计算的挪动也并未消磨掉他的耐性。

副驾驶的黄泉却觉得要把毛挠秃了。

用手指关节敲打玻璃拯救不了他的焦灼,反而越敲越被扰得心烦意乱。对比罗喉的从容不迫,黄泉更觉心里像让人丢了把柴火,现在正被烈火炙烤着,发出乱糟糟的声响。

“为什么那个神棍要在一个岛上开新书上市的聚会?况且这有什么好庆祝的?!”黄泉烦躁地...

没错,这是一瓶土。

但,这是一瓶可爱的土!

班主任不在,下午的操场跑步成为操场散步。操场总有许多小孩子,一两岁到五六岁,往日都有家长看照。我看见他们超可爱的样子却只能在一旁心痒痒。今天不同!于是我跑去找沙坑边几个小孩子搭讪233

我一小步一小步靠过去,小心翼翼招手。他们都好奇地看着我,捂着嘴笑。我:“你们还在放假呀?”

于是他们又开始互相小声问:你认识那个姐姐吗?

最后一个五六岁样子的小男孩不怕生,很认真地掰着指头跟我算,开心道:“还有五天!”

我捂心假作痛苦状:“啊!可我已经开学了!”他们便都被逗乐了,大声笑起来。

笑完了,我跟他们挥手:“你们去玩吧,我先去跑步!”

于是转头...

大家新年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定要天天开心!!!!!!!!!

1 / 4

© 阿谂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